<ruby id="h5zhp"><video id="h5zhp"><ruby id="h5zhp"></ruby></video></ruby>
<span id="h5zhp"></span>
<th id="h5zhp"><dl id="h5zhp"><th id="h5zhp"></th></dl></th>
<span id="h5zhp"><noframes id="h5zhp">
<ruby id="h5zhp"><video id="h5zhp"><ruby id="h5zhp"></ruby></video></ruby>
<thead id="h5zhp"></thead>
<strike id="h5zhp"><video id="h5zhp"><strike id="h5zhp"></strike></video></strike><span id="h5zhp"><noframes id="h5zhp"><strike id="h5zhp"></strike>
<span id="h5zhp"></span>
<strike id="h5zhp"></strike>
<progress id="h5zhp"><noframes id="h5zhp"> <span id="h5zhp"></span>
<progress id="h5zhp"></progress>
<th id="h5zhp"></th>

宿桐廬江寄廣陵舊游(孟浩然)

網址:www.catespropertyservices.com 時間:2014-04-28 整理:古詩文網

孟浩然的【宿桐廬江寄廣陵舊游】原文及翻譯

山暝聽猿愁,滄江急夜流。
風鳴兩岸葉,月照一孤舟。
建德非吾土,維揚憶舊游。
還將兩行淚,遙寄海西頭。

注解
1、滄江:同“蒼江”
2、建德:今屬浙江,居桐江上游。
3、非吾土:王粲《登樓賦》:“雖信美而非吾土兮。”
4、維揚:即揚州。
5、海西頭:揚州近海,故日海西頭。

譯文
山色昏暗聽到猿聲使人生愁,
桐江蒼茫夜以繼日向東奔流。
兩岸風吹樹動枝葉沙沙作響,
月光如水映照江畔一葉孤舟。
建德風光雖好卻非我的故土,
我仍然懷念揚州的故交老友。
相憶相思我抑不住涕淚兩行,
遙望海西頭把愁思寄去揚州。

賞析
這是旅中寄友詩。全詩寫江上景色和旅途悲愁,表現他鄉雖好終不及故土之意,流露出奔波不定、頗不得志之情。開頭兩句有造作雕琢感。“急夜流”三字,若直說“夜急流”更順暢得多。然而三、四兩句“風鳴兩岸葉,月照一孤舟”卻是隨手拈來,清新誘人,江上夜色,如置眼前,足見詩人何等大手筆。
詩的前半寫景,后半寫情,以景生情,情隨景致,景情揉合,景切情深,撩人情思。

賞析二
這首詩在意境上顯得清寂或清峭,情緒上則帶著比較重的孤獨感。
詩題點明是乘舟停宿桐廬江的時候,懷念揚州(即廣陵)友人之作。桐廬江為錢塘江流經桐廬縣一帶的別稱。“山暝聽猿愁,滄江急夜流。”首句寫日暮、山深、猿啼。詩人佇立而聽,感覺猿啼似乎聲聲都帶著愁情。環境的清寥,情緒的黯淡,于一開始就顯露了出來。次句滄江夜流,本來已給舟宿之人一種不平靜的感受,再加上一個“急”字,這種不平靜的感情,便簡直要激蕩起來了,它似乎無法控制,而像江水一樣急于尋找它的歸宿。接下去“風鳴兩岸葉,月照一孤舟。”語勢趨向自然平緩了。但風不是徐吹輕拂,而是吹得木葉發出鳴聲,其急也應該是如同江水的。有月,照說也還是一種慰藉,但月光所照,惟滄江中之一葉孤舟,詩人的孤寂感,就更加要被觸動得厲害了。如果將后兩句和前兩句聯系起來,則可以進一步想象風聲伴著猿聲是作用于聽覺的,月涌江流不僅作用于視覺,同時還有置身于舟上的動蕩不定之感。這就構成了一個深遠清峭的意境,而一種孤獨感和情緒的動蕩不寧,都蘊含其中了。
詩人之所以在宿桐廬江時會有這樣的感受,是因為“建德非吾土,維揚憶舊游。”建德當時為桐廬鄰縣,這里即指桐廬江流境。維揚,揚州的古稱。按照詩人的訴說,一方面是因為此地不是他自己的故鄉,“雖信美而非吾士”,有獨客異鄉的惆悵;另一方面,是懷念揚州的老朋友。這種思鄉懷友的情緒,在眼前這特定的環境下,相當強烈,不由得潸然淚下。他幻想憑著滄江夜流,把他的兩行熱淚帶向大海,帶給在大海西頭的揚州舊友。
這種凄惻的感情,如果說只是為了思鄉和懷友,那是不夠的。孟浩然出游吳越,是他四十歲去長安應試失敗后,為了排遣苦悶而作長途跋涉的。“山水尋吳越,風塵厭洛京”(《自洛之越》),這種漫游,就被罩上一種悒悒不歡的情緒。然而在詩中,詩人只淡淡地把“愁”說成是懷友之愁,而沒有往更深處去揭示。這可以看作孟浩然寫詩“淡”的地方。孟浩然作詩,原是“遇思入詠”,不習慣于攻苦著力的。然而,這樣淡一點著筆,對于這首詩卻是有好處的。一方面,對于他的老朋友,只要點到這個地步,朋友自會了解。另一方面,如果把那種求仕失敗的心情,說得過于刻露,反而會帶來塵俗乃至寒傖的氣息,破壞詩所給人的清遠的印象。
除了感情的表達值得讀者注意以外,詩人在用筆上也有輕而淡的一面。全詩讀起來只有開頭兩句“山暝聽猿愁,滄江急夜流”中的“愁”、“急”二字給人以經營錘煉的感覺,其余即不見有這樣的痕跡。特別是后半抒情,更像是脫口而出,跟朋友談心。但即使是開頭的經營,也不是追求強刺激,而是為了讓后面發展得更自然一些,減少文字上的用力。因為這首詩,根據詩題“宿桐廬江寄廣陵舊游”,寫不好可能使上下分離,前面是“宿”,下面是“寄”,前后容易失去自然的過渡和聯系。而如果在開頭不顧及后面,單靠后面來彌補這種聯系,會分外顯得吃力。頭一句著一個“愁”字,便為下面作了張本。第二句寫滄江夜流,著一“急”字,就暗含“客心悲未央”的感情,并給傳淚到揚州的想法提供了根據。同時,從環境寫起,寫到第四句,出現了“月照一孤舟”,這舟上作客的詩人所面臨的環境既然是那樣孤寂和清峭,從而生出“建德非吾土,維揚憶舊游”的想法便非常自然了。因此,可以說這首詩后面用筆的輕和淡,跟開頭稍稍用了一點力氣,是有關系的。沒有開頭這點代價,后面說不定就要失去渾成和自然。
孟浩然寫詩,“遇思入詠”,是在真正有所感時才下筆的。詩興到時,他也不屑于去深深挖掘,只是用淡淡的筆調把它表現出來。那種不過分沖動的感情,和渾然而就的淡淡詩筆,正好吻合,韻味彌長。這首詩也表現了這一特色。

來源欄目: http://www.catespropertyservices.com/gushi/lvshi/
本文鏈接: http://www.catespropertyservices.com/gushi/lvshi/521.html
轉載分享本站內容,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!

喜歡此文的還喜歡。。

相關閱讀
课堂上他在桌子下添我
<ruby id="h5zhp"><video id="h5zhp"><ruby id="h5zhp"></ruby></video></ruby>
<span id="h5zhp"></span>
<th id="h5zhp"><dl id="h5zhp"><th id="h5zhp"></th></dl></th>
<span id="h5zhp"><noframes id="h5zhp">
<ruby id="h5zhp"><video id="h5zhp"><ruby id="h5zhp"></ruby></video></ruby>
<thead id="h5zhp"></thead>
<strike id="h5zhp"><video id="h5zhp"><strike id="h5zhp"></strike></video></strike><span id="h5zhp"><noframes id="h5zhp"><strike id="h5zhp"></strike>
<span id="h5zhp"></span>
<strike id="h5zhp"></strike>
<progress id="h5zhp"><noframes id="h5zhp"> <span id="h5zhp"></span>
<progress id="h5zhp"></progress>
<th id="h5zhp"></th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