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h5zhp"><video id="h5zhp"><ruby id="h5zhp"></ruby></video></ruby>
<span id="h5zhp"></span>
<th id="h5zhp"><dl id="h5zhp"><th id="h5zhp"></th></dl></th>
<span id="h5zhp"><noframes id="h5zhp">
<ruby id="h5zhp"><video id="h5zhp"><ruby id="h5zhp"></ruby></video></ruby>
<thead id="h5zhp"></thead>
<strike id="h5zhp"><video id="h5zhp"><strike id="h5zhp"></strike></video></strike><span id="h5zhp"><noframes id="h5zhp"><strike id="h5zhp"></strike>
<span id="h5zhp"></span>
<strike id="h5zhp"></strike>
<progress id="h5zhp"><noframes id="h5zhp"> <span id="h5zhp"></span>
<progress id="h5zhp"></progress>
<th id="h5zhp"></th>

喜見外弟又言別(李益)

網址:www.catespropertyservices.com 時間:2014-02-01 整理:古詩文網
李益的【喜見外弟又言別】原文及翻譯

喜見外弟又言別⑴
十年離亂后⑵,長大一相逢⑶。
問姓驚初見,稱名憶舊容⑷。
別來滄海事⑸,語罷暮天鐘⑹。
明日巴陵道⑺,秋山又幾重。

注釋
⑴外弟:表弟。言別:話別。
⑵十年離亂:在社會大動亂中離別了十年。離亂:一作“亂離”。
⑶一:副詞??勺?ldquo;竟然”或“忽而”解。
⑷這兩句“問姓”與“稱名”互文見義。
⑸別來:指分別十年以來。來,后也。滄海事:比喻世事的巨大變化,有如滄海變桑田,桑田變滄海那樣。
⑹語罷:談話停止。
⑺巴陵:即岳州(治今湖南省岳陽市),即詩中外弟將去的地方。
注:暮天鐘:黃昏寺院的鳴鐘。

譯文
經過了近十年的戰亂流離,長大成人后竟然意外相逢。
初見不相識還驚問名和姓,稱名后才想起舊時的面容。
說不完別離后世事的變化,一直暢談到黃昏寺院鳴鐘。
明日你又要登上巴陵古道,秋山添憂愁不知又隔幾重?

創作背景
此詩當作于安史之亂之后的藩鎮割據時期。唐代自公元755年(唐玄宗天寶十四年)爆發安史之亂,至公元763年(唐代宗廣德元年)結束,旋即又發生了吐蕃、回紇的連年侵擾,以及各地藩鎮的不斷叛亂,大大小小的戰爭時斷時續,一直延續到公元785年(唐順宗永貞元年)才大體告一段落,歷時三十年。此詩就是在這種動亂的社會背景下創作的。

賞析
這首詩藝術地再現了詩人同表弟(外弟)久別重逢又匆匆話別的情景。在以人生聚散為題材的小詩中,它歷來引人注目。
首聯“十年離亂后,長大一相逢”,開門見山,介紹二人相逢的背景。這里有三層意思:一是指出離別已有十年之久。二是說明這是社會動亂中的離別。它使人想起,發生于李益八歲到十六歲時的安史之亂及其后的藩鎮混戰、外族入侵等戰亂。三是說二人分手于幼年,“長大”才會面,這意味著雙方的容貌已有極大變化。他們長期音信阻隔,存亡未卜,突然相逢,頗出意外。句中“一”字,表現出這次重逢的戲劇性。
頷聯“問姓驚初見,稱名憶舊容”,正面描寫重逢。他們的重逢,同司空曙所描寫的“乍見翻疑夢,相悲各問年”中的情景顯然不同?;ハ嘤洃洩q新才可能“疑夢”,而李益和表弟卻已經對面不能相認了??磥?,他們是邂逅相遇。詩人抓住“初見”的一瞬間,作了生動的描繪。面對陌生人,詩人客氣地詢問:“貴姓?”不由暗自驚訝。對一個似未謀面者的身份和來意感到驚訝。
下句“稱名”和“憶舊容”的主語,都是作者。經過初步接談,詩人恍然大悟,面前的“陌生人”原來就是十年前還在一起嬉戲的表弟。詩人一邊激動地稱呼表弟的名字,一邊端祥對方的容貌,努力搜索記憶中關于表弟的印象。
詩人從生活出發,抓住了典型的細節,從“問”到“稱”,從“驚”到“憶”,層次清晰地寫出了由初見不識到接談相認的神情變化,繪聲繪色,細膩傳神。而至親重逢的深摯情誼,也自然地從描述中流露出來,不需外加抒情的筆墨,已經為讀者所領略了。
十年闊別,一朝相遇,應該有很多話語要說。頸聯“別來滄海事,語罷暮天鐘”,表現了這傾訴別情的場面。分手以來千頭萬緒的往事,詩人用“滄海事”一語加以概括。這里化用了滄海桑田的典故,突出了十年間個人、親友、社會的種種變化,同時也透露了作者對社會動亂的無限感慨。
兩人熱烈地交談,從白天到日暮才停下話音。敘談時間長,正表明他們情誼的深長。“暮天鐘”并不是單純作為日暮的標志而出現的。它表明二人敘談得十分入神,以至顧不上觀望天色的變化,也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,只有遠處傳來寺院的鐘聲,才使他們意識到原來已是黃昏。作者在這一聯,避實就虛,擇取了敘舊時間很長這個側面,表現出二人歡聚時的熱烈氣氛和激動心情。
前六句,從久別,到重逢,到敘舊,寫“喜見”,突出了一個“喜”字;七、八句轉入“言別”。作者沒有使用“離別”的字樣,而是想象出一幅表弟登程遠去的畫圖:“明日巴陵道,秋山又幾重。”“明日”,點出聚散匆匆。“巴陵道”,即通往巴陵郡(今湖南岳陽)的道路,這里提示了表弟即將遠行的去向。“秋山又幾重”則是通過重山阻隔的場景,把新的別離形象地展現在讀者面前。用“秋”形容“山”,于點明時令的同時,又隱蘊著作者傷別的情懷。從宋玉開始,就把秋天同悲傷聯系在一起了。“幾重”而冠以“又”字,同首句的“十年離亂”相呼應,使后會難期的惆悵心情,溢于言表。
全詩以凝練的語言和生動的描寫,再現了與親人久別后不期而遇又匆匆離散的場面,抒寫了親人間真摯的情誼,也表現了動亂給人們帶來的痛苦和無奈。詩人借時事動亂中人生聚散的獨特一幕,表達出無盡的詩情。

名家點評
范之麟:這首詩不以奇特警俗取勝,而以樸素自然見長。詩中的情景和細節,似曾人人經歷過的,這就使人們讀起來,感覺十分親切。詩用凝煉的語言,白描的手法,生動的細節,典型的場景,層次分明地再現了社會動亂中人生聚散的獨特一幕,委婉蘊藉地抒發了真摯的至親情誼和深重的動亂之感。

作者簡介
李益(748—829),唐代詩人。字君虞。隴西姑臧(今甘肅武威)人。公元769年登進士第,公元783年登書判拔萃科。初因仕途失意,客游燕趙間。后官至禮部尚書。其詩音律和美,為當時樂工所傳唱。長于七絕,以寫邊塞詩知名。今存《李益集》二卷,《李君虞詩集》二卷。
來源欄目: http://www.catespropertyservices.com/gushi/lvshi/
本文鏈接: http://www.catespropertyservices.com/gushi/lvshi/501.html
轉載分享本站內容,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!

喜歡此文的還喜歡。。

相關閱讀
课堂上他在桌子下添我
<ruby id="h5zhp"><video id="h5zhp"><ruby id="h5zhp"></ruby></video></ruby>
<span id="h5zhp"></span>
<th id="h5zhp"><dl id="h5zhp"><th id="h5zhp"></th></dl></th>
<span id="h5zhp"><noframes id="h5zhp">
<ruby id="h5zhp"><video id="h5zhp"><ruby id="h5zhp"></ruby></video></ruby>
<thead id="h5zhp"></thead>
<strike id="h5zhp"><video id="h5zhp"><strike id="h5zhp"></strike></video></strike><span id="h5zhp"><noframes id="h5zhp"><strike id="h5zhp"></strike>
<span id="h5zhp"></span>
<strike id="h5zhp"></strike>
<progress id="h5zhp"><noframes id="h5zhp"> <span id="h5zhp"></span>
<progress id="h5zhp"></progress>
<th id="h5zhp"></th>